掰咔音乐小站

菊花与刀:三線の花-BEGIN

菊花凋谢,就是刀的拔出?

三线花并不是花卉,是指三弦琴的美丽琴声在人们心里开放的花朵。这是首思念已逝亲人
的歌曲,是为了纪念叔父,细心的朋友会在曲子最后听到一段众人的欢唱,似乎场景很热
闹,插入这一段热闹的情景是重现了当年作者叔父弹三弦琴时,热闹的场面。全曲的高潮
部份就在此处,作者的思念之情也在此抒发得淋漓尽致。 Read more

Nothing Came Out-The Moldy Peaches

有些音乐,歌词难懂,但心里明白。

很偶然地听到这段沙哑的旋律,很诧异地发现这种嗓音居然属于一个笑嘻嘻的胖胖姑娘,
于是很好奇地听完了美国地下乐队The Moldy Peaches(发霉桃子)这段录的很“粗糙”旋
律。的确,胖胖的Dawson沙哑的声音似乎未经过任何雕琢与加工,瘦Adam的和音听起
来也很青涩,吉他还有鼓声也有点过分恣意的嫌疑,陶笛声也很淘气… … Read more

尼泊尔民歌

快乐,是精神和肉体的朝气,是希望和信念,是对自己的现在和来来的信心,是一切都该如此
进行的信心。

今晚从自习室回来被冷风吹得够呛,赶紧回宿舍披上袄子,泡杯热茶,点开播放器,浓郁
生动的尼泊尔民歌让我寒意顿消,虽然有流行的电子乐元素,民歌的基调,欢快的女声吆
喝,这样的民歌混搭很完美。这首歌资料很少,听说这段旋律是由一名80岁的老妇 Read more

冬日花园:Jardin d’Hiver-Keren Ann

我想要几缕清新的阳光

《Jardin d’Hiver》,中译:冬日花园,是法国民谣巨星Keren Ann的一首爵士味儿香颂,
语调迷蒙,恬静,淡雅,犹如一杯香浓的咖啡暖溢人心。浪漫惬意的爵士旋律又如冬日懒
阳洒在身上,酥暖醉人。有人说Keren Ann的作品适合任何一家咖啡馆,我倒觉得, Read more

太阳照常升起:梭罗河-黄秋生

太多的秘密,就是过多的包袱,前行的脚步也就愈艰难。

这首《梭罗河》本是印度尼西亚的民歌,在电影《太阳照常升起》中,黄秋生在食堂中弹
着吉他深情地演唱,镜头从缓缓的河水游移进来,食堂里面的几个揉面的白衣姑娘爽声
应和着,怀旧的镜头缓缓推移,那个时代的画面,那种磁性温暖的歌声,那一刻,令我十
分心动… … Read more

香颂摇滚:Petit Jesus-Indochine

音乐即是一种信仰。

通常,在我们所熟悉的美洲国家中,最知名的恐怕是美国,加拿大,巴西这些大国,提起欧
洲国家,第一时间想到的该是英法德意。其实,欧美大众看亚洲国家也跟我们是一样的心理,
他们普遍认为亚洲只有印度和中国,这两个文明古国大概是他们最感兴趣的亚洲国家了,
那么这就很好解释这个名为Indochine的法国摇滚乐队队名了–“Indo+Chine”。 Read more

Falling From Grace-The Gentle Waves

音乐也是一种态度,认真对待它,回报你的,是恒久的温暖。–TooBe

还有朋友记得Belle&Sebastian吗?这支90年代独立乐界颇为知名的苏格兰乐队,TooBe曾
这里(点击)推荐过他们的Sleep The Clock Around。今天再次提到他们,是因为这首《Falling
From Gra》的原唱是Belle&Sebastian的创始人–Isobel Campbell–一个神秘而又温柔知
性的女歌手。 Read more

Owl Waltz – Seabear

Seabear,我上辈子欠你的么?
–Toobe,不是我,是音乐,是风。

常来Greenivi的童鞋们该笑我了:“又推荐Seabear的作品,就没新歌啦?… …”呵呵
,我很喜欢Seabear那清新脱俗的旋律,他们总能让我想起天真烂漫的小时候,草地上,清
风里,花儿甘香,虫儿清唱,一切都那么 Read more